小生是一只狐狸

沉迷在轮回之路,迷茫在彼岸之途

他是神,也是人造人,却因我,神变成了人。
——by格瑞
他是山,还是座冰川,却因我,冰化作了水。
——by嘉德罗斯

以上,算是我对瑞嘉的概括。(写得不好。对不起,请各位大侠手下留情QwQ)

幽灵(糖)

  有时候,没人回头,看看孤独的我,他们静静的沉默着,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做。
        而我,依旧在那无人记得角落,一次又一次的看着他们走过,什么也没挽留,什么也没想过。
        好想回到刚见面的时候。你们还在一起笑着,我却静静地哭了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,我已猜到,才会放弃和你们继续一起打闹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晚安,再见。不,是再也不见。
     清光,你可还记得,那年那我初见的季节?可还记得我们并肩作战的时光。
  忘了,都忘了,罢了,都罢了。我已成了幽灵,身体被埋在深深的土里。又如何让你能思念?
  现在,可否容我问一句:“你将在深夜中听到竖琴声,那是我送你最后的礼物。这是我们的约定。”
  “假如你还安好,便是我最大的礼物……安定!”在喃喃自语中的清光眼前突然又有一道金光照射下来,而死去的安定此时正弹着竖琴坐在金光之中。
  安定听到清光的喊声微微一笑。说:“我来实现诺言了,清光。愿你一世平安。”
  “安定……”清光刚伸出手,又立马放了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安定停下了,合拢他雪白的翅膀,向清光走来。清光,他轻笑,晚安。
  嗯,晚安。他回以一笑。
  (安定最后从幽灵变成天使啦ฅ(*°ω°*ฅ)*不知道看不看的懂)

重生一世

  死了……都死了……我,也死了……
  那,现在的我,是谁呢?
  清光……啊!他也死了……鲜红的血液流淌在我脚下。我永远忘不了他微笑的模样。
  我,还活着?不,现在只是一缕幽魂罢了。
  请容许我讲一个故事……我啊,叫大和守安定。
  那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。
  在那个时候,有一只小狐狸,它有上一世的记忆。在上一世,它有一个恋人,可是在20多岁那年,那段缘分就已经进行不下去了。它死了。
  这已经是它的最后一次机会了,每一次它都与他错过。
  这一世,它安安稳稳的过着每一天,等它找到他时。他,已经死了。
  他没遇见它。
  它却记得他。
  后悔,却无可奈何。
  “喂!安定!!”
  “啊?”
  “快点,我们要去勾魂了!”
  “知道了!!”
  我叫大和守安定,这是我的第521次重生,现任地狱第16届白无常。
  另一个人是加州清光第18届黑无常。我又找到他了。

河神的故事

  从前,有个樵夫,他叫加州清光,是个有个轻微洁癖的人。
  
  依旧是从前,有个叫大和守安定的人,他是个河神。
  
  人和神是不能谈恋爱的,就算是最低等的河神也不行。所以,安定只能每天默默地望着清光从桥上走过,静静等待着与他谈话的时机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清光的斧头掉进了河里。安定慌乱地接住了这把斧头,又拿了一个金斧头,飞到清光面前,笑着说:“年轻的樵夫哟~你掉的是这把旧斧头,还是这把金斧头呢?”
  
  “那个都不是。”清光摇了摇头。
  
  “怎么可能!我可是每天看着你带着这把斧头走过桥的!?而且我刚刚是从下面……!!”这时河神安定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。
  
  “原来每天看着我的,是你啊。”
  
  “怎么了!有意见!”安定成功炸毛。
  
  “没。不过,我丢的真的不是斧头。”
  
  “那是什么?”
  
  “是你啊。安定。我的爱人。”在安定震惊的眼光下,清光吻上了安定。
  
  后来,河神因违反了神规变成了普通人,从此以后与樵夫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同桌的你(现代)
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同桌总喜欢捉弄我。他叫加州清光,是我的竹马。而我,叫大和守安定……
  
  “为什么清光老捉弄我呢?”一天安定又如此问。
  
  “笨~蛋~因为我喜欢你啊。”清光一脸理所当然。
  
  “那为什么喜欢我就要捉弄我呢?”
  
  “因为喜欢啊。”清光又是如此回答。
  
  那天晚上,安定又坐在床上一边涂着药,一边喃喃自语。却不知他上铺的清光内心的担忧。
  
  其实清光并不是故意捉弄安定的,只是,冲田老师在课堂上表现的虚弱,让他感觉只要他们一不在意自己,就会偷偷溜走。
  
  终于有一天,冲田老师不见了,在他家中有打斗与血液的痕迹。那一天,安定第一次看着清光远去……
  
  清光走了,就再也没回来……
  
  在十几年后,安定已经几乎习惯没有清光和冲田老师的存在,对他们的思念却不断地加深。
  
  “我病了,清光。”他说,“是一种思光病,在你走远的那一瞬。我就患上了这种病。”
  
  他的怀中是一部手机,他看着屏幕了一会儿,又带着点希望点下了那个标注为加州清光的电话。铃声响了一会儿后,一个冰冷的机械音传来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……”
  
  “滴答,滴答……”一滴滴眼泪滴在了一直重复这句话的屏幕上,他的心已经凉了,却依旧存在着微小的希望。
  
  又是几年。
  
  安定接到了一个未知的电话,这一年,他28岁。他接起来了。
  
  “喂?”对面说话的是一个令他思念好几年的声音。
  
  “清,清光?!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“你这几年在哪?”
  
  “遇到了点麻烦啦。”依旧是如此无所谓。
  
  “那,你现在在哪?”
  
  “你家门口哦~居然还没搬家啊?”
  
  “怕你找不到。”
  
  “……谢谢你。”
  
  “……嗯。我过来给你开门。”
  
  “哦。”
  
  咔嚓一声,门开了。
  
  门外的人微微一笑“我回来了!”
  
  “嗯,欢迎回来。”
  
  安定抱住了清光,清光环住了安定。从此,他们又有了依靠。

萌新来袭,大佬们勿喷。_(:з」∠)_